*此篇乃延伸自漫畫APH(義呆利),與現實事件、人物無任何關聯,請遵守網路禮儀
*配對為普匈,往後還會有不少作者本人的私心配對
*超長篇異世界文…真的超長的喔(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兩遍)
*有不少本人自創角色
*總算有點南義比和伊獨了!

 

章之十ㄧ『救人前一定要探清楚路』

'沒探清楚的結果只有一個ㄧ迷路'ㄧ伊麗莎白

'明明是要去救人,卻反而需要別人來救我們了…'ㄧ路德維希


從將院長綁回尼祿蘭家以便逼問他威尼斯諾和羅馬諾去處的那天已經過了三天了
原本一開始要使用的拷問作戰被貝露以太血腥而被駁回,於是尼祿蘭便自願擔任想出其它方法逼他說出真相的工作
而其他人在沒有能力幫忙的情況下,只好乖乖的磨煉實力,以便日後的戰鬥所需
而伊麗莎白和基爾伯特便是如此


'不行,要再快一點,不要給對手反擊的機會!'
'空隙太多了!我只要伸出手就能碰到妳的身體!'
'用力啊!用平底鍋打人時的力氣到哪去了啊?'
只見伊麗莎白拼了命的朝基爾伯特出劍,但基爾伯特卻游刃有餘的一邊阻擋一邊訓話


'伊麗莎白,基爾伯特!'
貝露出聲打斷了他們的訓練,確定安全後便急急忙忙的衝了過去
'哥哥說從凱莫弗萊吉醫院的院長口中問出線索了!'
'問了這麼多天才問出線索,未免太沒效率了吧'
基爾伯特擺出不屑的神情,看得出他超在意自己的方法不被採用,而尼祿蘭的方法不但被採用還成功這件事
'至少比你這個以為用拷問就能問出線索的笨蛋好太多了,暴力的傢伙'
'妳自己一開始還不是支持拷問!'
'煩死了,想出這個方法的還是你!'
'呃…我們還是先去和安東還有哥哥在會客室會合吧'


'這是…什麼狀況?'
'應該是討債集團的老大把家人抓起來威脅的場面吧'
'這個方法真的有比較不血腥嗎?根本黑暗的要死啊!'
一到了會客室,基爾伯特和伊麗莎白便看到讓他們十分想逃避的畫面
尼祿蘭坐在沙發上翹著腳,腳邊跪著的是院長和他的妻兒,他們還抱在一起瑟瑟發抖
'斯、斯米特先生…您答應我您一定會保護我和我的家人對吧?'
尼祿蘭從高處斜眼看著發問的院長,抽了口煙後淡淡的道
'只要我想,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我保護不了的人'
'那麼…你們說的那兩位病患,被轉到了附近的洛司特山上的分院了,替他們轉院的是凱莫弗萊吉醫院的創辦者ㄧ伯克先生'
'為什麼要替他們轉院?'
'這…您問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就只是聽從上級的命令行動而…但我相信他一定是為了那兩個情況特殊的病患好才轉院的,因為本院的設備實在幫不了他們'
'騙人!'基爾伯特抓起院長的領子'我和阿西都看到了,明明就有一個醫生可以治療小義啊!'
'小義?'
'就威尼斯諾啦!'
'呃…可是我真的不記得…算了,可以描述一下那個醫生的外貌嗎?'
'蛤?都過這麼久了誰還記得啊!'
'咦?你這樣我也沒辦法啊!'


'大哥,那也只是前幾天的事而已啊'路德維希嘆氣道'對方有著一頭金髮的短髮,戴著細邊框的眼鏡,說話溫文儒雅的男醫師'
'不會吧…'院長低著頭道'你們說得人很有可能就是伯克先生本人'
'別開玩笑了!你不怕我直接在你的妻子和小孩面前教訓你嗎?給我說實話!'
'我說得真的是真話啊!'
'爸爸…'
'親愛的…'
看著自己的父親和老公被人威脅,院長的家人又再度抱在一起
'好了啦,大哥,又不是暴力討債'路德維希死命抓住基爾伯特'你沒看到他的家人都快哭了嗎?'
'他說得是真話'
在基爾伯特反駁路德維希的話前,尼祿蘭率先道
'我曾去聽過愛德華.馮.伯克的演講,他和你們所形容的一樣'


'什麼,如果真是那樣的話…'
基爾伯特腦中的妄(中)想(二)小劇場開始全力運作了
那個叫愛德華的是個超級壞人,綁架可愛的小義便是他的目的,因為他要借助小義的可愛力量來征服(?)世界
'是滅世級的超級陰謀啊!'
'大哥你在說什麼啊!'
不會又在想奇怪的事了吧?
'既然都知道在哪裡了,我們還是快點出發吧'貝露焦急的道'誰知道他們現在在對羅馬諾做什麼!'
他被抓走這麼久了,會不會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但我一直以來都不知道,還以為他在接受治療…
'嗚…'
'貝露'伊麗莎白摟住她的肩膀'沒事的,有我們在啊,一定可以把他們兩個成功救回來'


'的確,既然他們在同個地方,那麼一起行動也比較好'安東尼奧笑著拉住基爾伯特'多一點人總是多一點保障啊'
'是啊,不過真難想像,他們竟是被轉到同個地方去'
尼祿蘭的直覺告訴他,轉去其它醫院絕對不是單純的要為他們治療,應該還有其它原因
但它們神秘到連自己派人調查都查不出任何事,可是卻又自己留下一條線索…

尼祿蘭望向和家人抱在一起的院長

仿佛是希望我們找到他們一樣,到底是為什麼?
'果然是陰謀!'基爾伯特再次宣揚自己的陰謀論'是關乎於世界的存亡危機啊!'
'夠了啦,大哥!'路德維希捂住基爾伯特的嘴巴'我們還是趕快趕過去吧!'
威尼斯諾說不定正在哪個角落哭泣,必需趕快找到他才行!


洛司特山,位於基爾伯特所住的城市ㄧ卡蘿爾的正北端,因為尚未開發而沒有道理可以行走,當然也沒有路標表示目前的位置了
但是凱莫弗萊吉醫院秉持著或許會有觀光客來到這裡受傷或遇難,所以還是在這建了分院
但有醫院卻沒有路標標示醫院在哪,這才會讓患者困擾吧
'吐嘈完後該講正事了,所以我們現在到底在哪?'
上山後已經過了二十分鐘了,路德維希卻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在前進,同樣的地方似乎走了好幾遍
'看來是迷路了,真糟糕'
安東尼奧死命的想分辨四周的景物和剛剛的景物間有什麼差異,卻看不出個所以然
'這種鳥不生蛋的鬼地方真的有什麼醫院嗎?本大爺看有亂葬崗還差不多'
周圍安靜到除了能聽清楚自己的呼吸聲外,就只剩偶爾出現的風聲而已
'別亂講話,有夠不吉利'
伊麗莎白看向因為基爾伯特的話微微發抖的貝露,想說乾脆找個話題轉移注意以免讓她太害怕


'對了,貝露,妳哥為什麼不一起來啊?'
明明一直很擔心妹妹,卻又把沒有戰鬥力的妹妹獨自一人扔到這地方
還是他認為我們會保護她?
或是認為安東尼奧會保護她?…呃,不對,安東尼奧本來就有義務要保護他們家的人吧
看他們相處的這麼融洽害我都差點忘了安東尼奧只是員工
'因為哥哥說他要是死了,明天世界一定會大亂的'貝露苦笑'畢竟哥哥真的很重要,動根小指就能毀了一個人的未來'
'……呵呵,還真誇張呢'
好可怕!超可怕的!千萬不能讓貝露受傷啊,不然我們就要倒大霉了!


'各位,前面有兩條看起來可以走的地方呢'路德維希指著前方'一邊是需要要雙手雙腳並用攀爬上去的陡坡、另一邊則是不太深的沼澤,要走哪條?'
'感覺都不是很好呢…'伊麗莎白把貝露拉到身邊'不過我們女孩子堅決不走沼澤路,因為衣服會髒!'
'那乾脆分頭走吧,這樣比較有效率也可以讓你們兩個不用走泥濘路'安東尼奧拿出兩個攜帶式通訊器(就是手機)'這是尼祿蘭給俺的,他說方便我們聯絡,但弄壞要賠錢喔,小心使用吧'
'不愧是商人啊…'路德維希看著那兩個通訊器'我該慶幸至少他沒跟我們收租金嗎?'
'那要怎麼分組?'
'唔…用剪刀石頭布,最輸得兩個人一組,其它三個人在分成一組'
'好!那就開始吧,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剪刀石頭布…'


'真難想像我們同組呢'安東尼奧拍拍路德維希的肩膀'這樣就有機會趁機聊聊了!'
'我們是要去救人的,稍微有點緊張感吧!還有我們整雙小腿都泡在充滿泥濘的水裡,你還有心情聊天啊?'
沒想到竟然是跟安東尼奧,這可說是最糟糕的事態啊,因為他的聒噪程度更勝於大哥啊!
'太緊張可不行呢,會使不出真本事的'安東尼奧悠哉的撐著頭'來聊聊基爾吧,他算是我們少數的共通話題吧'
'我可從沒說我要聊天啊…話說你應該比我更瞭解大哥吧,畢竟你們曾經一起相處八年'
'但之後也分離了八年啊,時間過得可真快,連基爾身邊都有女朋友了,俺卻還沒定下來'
'女朋友?伊麗莎白小姐嗎?'路德維希回想起伊麗莎白海扁基爾伯特的畫面'我覺得他們之間應該不是那麼浪漫的關係'
'可是基爾以前在騎士團的時候還炫耀過有個叫伊麗莎白的女孩子,跟他是未婚夫妻的關係'安東尼奧想了一下'難不成那個女孩不是現在這個伊麗莎白,而是其他人?'
'……不,我想應該就是這個伊麗莎白'
大哥啊啊啊啊啊!
你又說了什麼鬼話!是嫌被扁不夠是嗎?說什麼未婚夫妻啊啊啊!
'那就好,俺還以為俺說錯了呢'
'我還情願你是錯的'


'不過跟以前比起來,你也高太多了吧'安東尼奧比了比他們間的身高差距'俺記得以前騎士團放假的時候跟基爾回家看你,你還小小隻的呢'
'那到底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啊,真虧你還記得'
'哈哈,還變得嚴肅起來了'安東尼奧爽朗的笑聲迴響在整個樹林'對了,俺一直都很好奇,那個叫威尼斯諾的人到底是你的誰啊?你好像很是擔心他'
'嗚,寵物?畢竟是從外面撿回來的'
'噗哈哈哈哈哈!寵物?羅馬諾…哈,也是俺從外面…呼哈哈哈,帶回來的,但俺…哈哈哈,從來沒把他當寵物啊!天啊!肚子好痛!'
安東尼奧笑到彎下腰,無法控制自己停止大笑
'沒必要這麼誇張吧!'
路德維希的臉都紅了
'好好好,抱歉'安東尼奧抹掉眼角的淚水'那他的名字是你取的嗎?畢竟是寵物嘛,哈哈哈'
'才不是呢,是他自己告訴我的,他說他叫威尼斯諾.瓦爾加斯'
'欸?等等,瓦爾加斯?'
安東尼奧的笑容就這樣僵在臉上


'為什麼本大爺必須和平底鍋女同組啊?本大爺比較想和安東一組'
'我才不想和你一組呢,我情願和豬一組,至少(肚子餓時)比較有幫助'
'說什麼啊,母猩猩,本大爺可不希望團隊多一隻畜牲'
'那我乾脆現在就把你幹掉,然後讓豬來替補你的位置,這樣團隊就只會有一隻動物了'
'妳是在拐著彎罵本大爺是畜牲嗎?剛剛必須踩著本大爺的脖子才能爬上去的傢伙是在囂張什麼啊?'
'我剛剛的確有錯,錯在沒把你踩死!'
看著他們兩人鬥嘴,貝露忍不住笑了出來
'呵,你們的感情真的很好,不是有句俗諺叫『打是情,罵是愛』?那正是你們的寫照呢'
'我剛認識羅馬諾的時候偶爾也會這樣,但現在知道那是他害羞的表現,所以也沒那麼常吵架了'


'剛認識他的時候啊,我記得他好像是安東尼奧帶回來的?'
伊麗莎白想起之前安東尼奧曾經說過,那個叫羅馬諾的是安東尼奧在執行完任務後帶回來的
'是啊,他剛來的時候還不敢跟哥哥講話,那怕生的模樣真可愛'
'不,我想那應該不是怕生,而是恐懼'
'不論跟妳哥有多熟,我想他應該都還是會害怕吧'
'誒誒?是這樣嗎?哥哥明明很親切啊…'
'啊哈哈…哈,這樣嗎?'
'啊啊…或許吧'
絕對只有妳這麼認為而已!
'先不提哥哥了,當初我以為羅馬諾他是孤兒呢,不過後來知道他有姓氏,但有關家人的事他卻從來沒提過呢'
'喔,是嗎?他姓什麼呢?'
說真的我一點都不在意
'瓦爾加斯'貝露一回答,基爾伯特和伊麗莎白便驚訝的看向她'羅馬諾.瓦爾加斯,是他的全名'

 

待續…


角色們的下集預告~
威尼斯諾:總覺得大家現在才發現一件重要的事呢
羅馬諾:一群後知後覺的笨蛋,我可是超久以前就發現了呢,威尼斯諾的髮型和我的髮型其實不太一樣!
威尼斯諾:ve!不對啦,哥哥!這種事去看義呆利的原作就知道了啊!
羅馬諾:那到底是什麼事啊?
威尼斯諾:……哥哥你到底是真呆還是裝傻啊?(小聲)
羅馬諾:我聽到囉,臭小子!你的禮貌呢?對長輩應有的禮貌呢?
威尼斯諾:總之先來把工作做完吧!雖然我很想推給路德,但很不幸的他現在不在,下集ㄧ每部作品都要有個異瞳角色,敬請收看
羅馬諾:不准忽視我!我的話你到底有沒有好好在聽啊!喂!威尼斯諾!再不理我我會哭喔!真的會哭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玉 的頭像
小玉

小玉的部落格

小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_節操
  • 基爾會不會哪一天在外面放話說他已經成家立業還是兩個孩子的爸、伊利莎白的丈夫了XDDDDDD
    他們相處了這麼久才終於把姓氏告訴對方!!!終於可以讓他們知道這倆人是兄弟關係了WWWWW
    我也很期待有關於基爾伯特的騎士團,看來基爾之前遇過很多人阿,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托里斯會成為之後的一個重要環節.....
  • 的確很有可能放出那種話,畢竟現在已經是適婚年齡了(認真)
    所有人都這麼晚才知道他們是兄弟關係,就連我本人也覺得夠扯的了
    讓人忍不住想吐嘈他們都不會想去找兩人間的共通性嗎?
    蘭哥你為什麼不調查他們兩個?
    為什麼院長沒有一不小心說出他們是兄弟呢?
    總之又是一個謎團
    基爾以前的確遇過很多久人,大部分是東歐組的
    托里斯他確實是重要角色,之後的戲份也爆多的…

    小玉 於 2016/08/19 18: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