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乃延伸自漫畫APH(義呆利),與現實事件、人物無任何關聯,請遵守網路禮儀
*配對為普匈,往後還會有不少作者本人的私心配對
*超長篇異世界文…真的超長的喔(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兩遍)
*有不少本人自創角色
*男主女主都沒登場欸
*愛德華你廢話好多,打到我好火大

 

章之九ㄧ『無論如何,我們都是兄弟』

'即使分離再久、即使思念再多、即使我認為你與我已再也無法相見,你也一直都是我的唯一'

'那麼你對鏡時,也是否能從你的容貌中,找出我的影子呢?'ㄧ威尼斯諾


'嗚…'
威尼斯諾從沈睡中蘇醒,原本想活動一下筋骨,結果卻發現自己正被綁著
'我在哪裡呢?'
威尼斯諾試圖回憶之前發生的事,但也只能回憶出片段片段的事
我好像在家裡快暈倒了,便被基爾哥抱去醫院了
然後一個醫生先查看我的狀況,接著他去叫了另外一個醫生過來
後來來的醫生給我打了個奇怪的東西,我覺得全身無力,而且那間醫院說真的讓我回想起小時候的事


強烈刺眼的燈光照向我,儀器發出的激烈聲響讓我恐懼,為自己進行手術的大人都用著可怕的眼神看著我
我被綁在手術台上,如同待宰的肉,我的右眼皮被用機械狠狠的撐開,不能眨眼害得我眼淚直流
我好害怕,只能緊抓著躺在隔壁手術台上的哥哥的手
然後,儀器開始啟動,我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抓著哥哥的右手也自然的垂下…
'唔咿!'
威尼斯諾強迫自己從回憶中脫身,但勉強自己再次回憶兒時的恐懼導致雙唇不自然的顫抖著


'所以我現在在醫院?'
既然我最後是在醫院,那麼我現在應該也是在醫院吧?
轉動唯一沒被綁住的脖子,想看清楚周遭的環境,卻發現四周一片黑暗
'……嘿嘿,原來我的眼睛被遮住了'
'你可真是少根筋呢'
'……你是誰?這裡是哪裡?'
原以為這裡只有自己一個人,沒想到竟然有人在自己身旁,威尼斯諾連忙提高警戒
'我是愛德華'
愛德華扯掉威尼斯諾眼睛上的布,一時大量的光線刺得威尼斯諾睜不開雙眼
等到習慣後,睜眸一看,他確定了這裡絕對不是醫院
面前是一大片鏡面,但卻看不到對面,可能是所謂片單向玻璃吧
自己被綁在一張謎樣的椅子上,雙手、雙腳、身體都被固定,頭上還帶著奇怪的頭盔
眼前有個放出強烈燈光的燈具,旁邊有不少用來記錄數值的機器,除此之外這個房間沒有其它的東西


啊啊,幾乎像以前一樣呢,被固定、燈光、儀器,還有在自己身旁的露出可怕眼神的人
唯一不同的是,哥哥不在了


'這是要幹什麼?'
雖然大概能猜得出對方要幹嘛,但威尼斯諾還是問了
'重啟十二年前的實驗,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為了陪哥哥一起賺錢,而進行危險的人體實驗?'
'……你怎麼會知道?
應該不會有人知道的…不對,一定不會有人知道
'我相信你認為肯定沒有人會知道的,對不對?'愛德華的眼中充滿傷痛,輕聲道'因為你失控殺了當時在場的所有人,也包括我的父親'
'是你們的錯!是你們先殺…嗚嗚嗚!'


'不行喔,現在是我講故事的時間'愛德華捂住威尼斯諾的嘴巴'很久很久以前有個聰明的小男孩,他相當崇拜既是他的父親'
'他的父親為國家工作,一開始研發各種幫助人回復健康的藥物,還有個棕髮的小男孩為了賺錢而自願當他的活體實驗,一切都很順利'
'不久後高層指派了一項任務給他,要他研究將一種吸取空氣中、大地裡,甚至生命體魔力的古魔法陣,植入人體以便把人變成魔力永不耗盡的兵器的實驗'
'他試過了千千萬萬次,但每次都因實驗體承受不了而失敗,父親心灰意冷,男孩不知道怎麼幫助父親,只能一直聽他訴苦'


'有一天,父親開心的衝回家,興奮的緊抱每個家人,他說他發現了!'
'發現將那個魔法陣的力量分成兩半的方法,接著再分別植入一對雙子的體內,這樣他們便可以分擔魔法陣的破壞力量'
'他信誓旦旦的跟我說一定會成功的,而實驗體則是之前那個幫助他試藥的棕髮男孩和他的弟弟'
'實驗最後真的成功了,而且那個棕髮男孩在實驗後隔天就醒了,甚至其魔力的數值還在不斷的爬升'
'但弟弟就不同了,一直都沒有清醒的跡象,而且魔力還是維持在定值,因此他們便得出一個結論ㄧ放棄弟弟'
'而棕髮男孩似乎是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便從他用來學習繪製魔法的魔法書中,找出了封印自己力量的方式並替自己施咒'


'所有科學家都沒想過棕髮男孩竟會做出那樣的事,就只為了保護沒用處的弟弟,便很生氣的打了哥哥一頓,並把他扔了出去,讓他自生自滅'
'但神奇的事發生,弟弟在哥哥被扔出去的幾天後醒來了,魔力數值雖然沒有大幅度的成長,卻也有在上升,雖然有點奇怪,但大家都沈浸在奇跡出現的喜悅而沒有注意'
'某天,弟弟詢問身旁的科學家哥哥的下落時,對方毫不掩飾的說出他們對哥哥的處置,讓弟弟發瘋了'
'血紅色的強大魔法陣浮現在他的右眼內,強大的魔力爆發出來'
'他殺光了所有人,還放火燒了研究所,當然,也包括男孩的父親,但從此以後,弟弟卻消失了'


'失去景仰的父親的男孩,那時還不知道兇手是誰,但他發誓一定要替父親報仇,即便他的復仇必須要跨過其他人的屍體'
'男孩找啊找,總算給他找到了線索,發現兇手是誰,但他覺得僅僅只是向兇手報仇是不夠的,他必須要完成父親的遺願'


'而這時,這個國家的守護神給了男孩兩個消息'
'祂告訴男孩兇手的哥哥其實還活著,還告訴他其實他父親當初的實驗有缺陷'
'同樣的魔法陣把弟弟和哥哥的魔力綁在一起,兩人的被注入法陣的眼睛形成通道,連結他們倆的魔力'
'一開始兩人都擁有無盡的魔力,直到哥哥對自己下咒後,把他自己吸取魔力的力量給封了起來'
'但好笑就在後頭,弟弟為了不再傷害其他人,也把自己的魔力用同樣的黑魔法封了起來,因此他也失去了吸收魔力的能力'
'在兩人都無法在吸收魔力的情況下,會不斷吸取魔力的魔法陣"自身"作出了判斷'
'要在不傷害自己宿主的情況下,不斷吸取魔力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吸取擁有通道相互連結魔力的另一具身體所擁有的魔力'
'結果變成了哥哥一旦使用魔法,吸取的是弟弟的魔力,弟弟一旦使用魔法,吸取的是哥哥的魔力'
'多麼的可笑啊,一個是為了保護弟弟,但結果倒頭來自己使用魔法時還是會一直傷到弟弟,一個是為了不傷害到人,但他可是個殺死整間研究所研究人員的殺人犯啊'

'聽到這裡,你也大概明白了吧?弟弟'

'我不懂…'
威尼斯諾感到既彷徨又驚訝
愛德華講得話他都沒有聽進去,他只有聽到一件事ㄧ哥哥還活著
'哥哥他明明死了,不是嗎?被他們殺死了…'
'並沒有喔,實驗品06022'愛德華指向那片單向鏡'實驗品06021一直都活著,而他,現在就在對面,看著你我'
'在…對面?
我一直想念著卻又見不到面的雙胞胎哥哥,就在對面?
'我要見他!讓我見他!求求你!'
'求我?'愛德華突然失控的抓住威尼斯諾的頭髮用力一扯'我父親在快被你殺死時,你又有把他求饒聲聽進去嗎!'
'唔…拜託…你'
愛德華看著威尼斯諾痛苦的臉龐,皺了皺眉便放手
'我的故事還沒說完,請你安靜的聽下去吧'


'神告訴男孩,他給他器材,給他助手,給他需要的一切,只要他願意繼續進行當初的實驗'
'男孩答應了,而且男孩相信那對兄弟的身體遲早會有一個人先出問題,因此男孩創建了凱莫弗萊吉醫院,等待著他們其中一人來看病'
'後來,在一個月前,哥哥先來報到了,但他不是因為魔力被你耗盡而來的,而是因為當初封印力量的魔法陣做得不夠完美,導致封印暫時解除'
'過強的力量他無法控制,只能等著魔力耗盡,再被送到這裡來'
'後來你也被送來了,原本幫你治療的醫生通知我說找到你了,我便馬上趕了過去'
'聽你的同伴說了,據說你最近頻繁的暈倒,我想大概是因為你哥哥一直的想從這裡脫逃,因此不斷運用你的魔力的緣故'


'哥哥…'
他被關在這裡多久了?
我光看到這個空間就快窒息了,那麼哥哥他呢?
他面對這裡多久了?又被推到實驗室去做實驗多久了?
而我竟然,什麼都無法幫他做


'真是的,竟然哭了'
愛德華看著威尼斯諾不斷掉落的淚水,竟然有那麼一點於心不忍
不行!我已經向那位大人發過誓要報仇雪恨了,現在又怎麼可以違背我的誓言呢?
'來人'
愛德華朝外面一喊,數位拿著魔法杖的魔法師走了進來,將魔法杖對準威尼斯諾
'實驗品06022,實施解咒,解咒開始'
愛德華用手緊緊捂住耳朵,因為他不想將威尼斯諾的慘叫盡收耳裡


'不要啊啊啊啊!給我住手!'
同樣被綁住的羅馬諾一看到那個與自己有著相同容貌的男孩,不用他人解釋便知道對方是誰了
看他被各式各樣的咒語纏上身體時浮現的痛苦神情和那被玻璃隔絕住的慘叫,羅馬諾崩潰的大吼,拼命掙扎想脫離束縛
'這可不行'愛德華由旁邊連通的小門從威尼斯諾那端走進羅馬諾的實驗室'你必須要繼續看下去'
'幹!你這死變態到底是要我看什麼啊!'
'自然是弟弟受苦的樣子囉,這是全新的解咒方式,利用精神上的衝擊來破解咒語'
'我聽你在放屁!該死的快給我放開他啊!叫他們停止!不要…不要…'
知道自己的吼叫於事無補,羅馬諾絕望的看著自己的弟弟

"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自己當初明明就是為了保護他才對自己施咒的,現在,也是因為這個魔法,讓自己連保護他的力量都沒有
這就是貪心的代價嗎?
這就是把自己的弟弟也拖入地獄的代價嗎?
這就是,得到力量的代價…


'愛德華先生!魔力數值超過預計,咒語已經被破解了!'
'什麼?真的嗎?'愛德華推開助手,盯著螢幕上的數據'太好了,終於成功了…'
'是啊,真是太…噗!'
一旁的助手的胸膛被龐大的火球開出一個洞,殷紅的血從嘴裡湧出
看到這一幕的愛德華反射的為自己架起防禦結界,擋掉了接下來襲向自己的火球


'嘖!還以為能一舉幹掉你呢'
羅馬諾的左眼閃爍著紅色的魔法陣,把原本碧綠的眼瞳染成血色
'哎呀,還真是驚險呢'愛德華扶正歪掉的眼鏡'不過你還真火爆,剛回復力量就這麼急著使用,這樣真的好嗎?'
'還不是因為急著想幹掉你這個變態啊,混帳'
羅馬諾再度揮動手指,大量的火焰撲向愛德華
火焰強烈到燃燒了整間實驗室的所有事物,但惟獨就是沒燒掉愛德華的結界
'真是的,就算你的魔力再強,你依舊只是個新手魔法師,你會的魔法和我會的魔法間的差距可不是魔力增強就能追上的喔'


'那又怎樣,我只要一直攻擊'羅馬諾手臂一揮,眼前便出現了大量的魔法陣'不給你任何機會離開,你遲早會死在裡面的'
'喔?你確定?'
幾道急速的水柱撞上愛德華的防禦結界,但表面卻半點裂痕都沒留下
'不然我把這個解除吧'愛德華撤掉了結界'這樣比較公平'
'你這傢伙!'
羅馬諾低念咒語,地板上便出現了個黑色的魔法陣
'以吾之血作為契約證明'羅馬諾咬開自己的拇指'以主人的身份召喚汝等'
魔法陣中爬出了無數的怨靈,朝愛德華撲過去


'原來你還會使役使魔啊,比我想像中還厲害一點呢'愛德華跳上桌面躲避襲擊,接著手中放出白光'但還不夠厲害呢'
白光淨化了照到的所有怨靈,羅馬諾頓時失去了幫手
'可惡!看我的!'
羅馬諾將手掌張開,前方出現的魔法陣變成了無數的光箭,射向愛德華
'還不行呢'
愛德華張開同樣的法陣,但射出的光箭卻是羅馬諾的好幾倍,互相抵消後還有數隻射向羅馬諾
'唔哇!'為了閃避箭矢,羅馬諾狠狠的撞向牆壁'好痛…'
'好了,遊戲結束'愛德華踩住羅馬諾的胸膛,手中的魔法陣竄出黑煙籠罩住羅馬諾'晚安,實驗品06021'


'還真殘忍呢'
看著昏迷的羅馬諾被人抬出去,倚在牆邊的青年對愛德華道,但愛德華對此並未回應,只是微笑
'是大人他派你來監視我的嗎?托里斯'
被喚為托里斯的青年有著一頭棕色的中長髮,,一身標準的盔甲,胸口、手背和肩上的盔甲還有隸屬的騎士團的徽章
'不是監視,只是視察進度'托里斯抬眼看著愛德華'不過把他的封印完全解放真的好嗎?小心他反咬你一口'
'放心,他弟弟還在我手上呢,而且你也看到了吧,他跟我之間有絕對的實力差距'
'隨便,我對你的計劃沒興趣'
托里斯一向對骯髒的行為不敢興趣,卻也不會阻止,除非那違背他的騎士道
'我會向那位大人報告你的計劃進行順利的,你就繼續努力吧'
該說得話說完後,托里斯便瀟灑的轉身離開
我唯一感興趣的事,是向殺死我尊敬的主教大人的基爾伯特復仇

 

待續…


角色們的下集預告~
基爾伯特:結果本大爺在這篇竟然沒登場!本大爺可是男主角欸,混帳!
路德維希:……難不成是之前伊麗莎白小姐說得報應?真的被減戲份了啊!話說因為想挽回戲份,而抄襲其他角色的口頭禪沒問題嗎?
基爾伯特:當然沒問題,本大爺可是男主角,想幹嘛就幹嘛!
貝露:那可以直接把羅馬諾救回來嗎?
基爾伯特:……………
路德維希:貝露小姐,妳這樣太強人所難了啦!
基爾伯特:沒關係,雖然本大爺無法直接救出小義和羅馬諾,但本大爺可以做下集預告!(這段跟前面有啥關係?)下集ㄧ救人前一定要探清楚路,敬請收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玉 的頭像
小玉

小玉的部落格

小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_節操
  • 義雙子倆人真的會互相影響魔力阿.....兩個人都希望對方好結果卻是兩個都遭殃了也太難過XDDDDD
    好好鋪設主線劇情也是很好褡!我也比較喜歡有主線也有感情線的故事,這樣感覺比較飽滿WWWWWW
  • 之後還會有小義和羅馬諾各自的回顧篇,算是這個系列的番外吧
    裡面主要就是感情的故事了,嗯,大概
    不過是在這段劇情告一段落之後了,最後會是HE呢(此人依舊不忘劇透)
    主線和感情線都是必要的,這是勇者騎士的風格!

    小玉 於 2016/08/18 13: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