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乃延伸自漫畫APH(義呆利),與現實事件、人物無任何關聯,請遵守網路禮儀
*配對為普匈,往後還會有不少作者本人的私心配對
*超長篇異世界文…真的超長的喔(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兩遍)
*有不少本人自創角色
*還是很伊獨欸,不會一直這樣下去吧?

 

章之五ㄧ『在揍人前要確定清楚,不然可就丟臉了』

'哼!伊莎妳可要好好記住這句話啊,本大爺不想再莫名挨揍了,笨女人!'ㄧ基爾伯特

'嘿?我可不是莫名揍你喔,我只是想揍你而已'ㄧ伊麗莎白(舉平底鍋)

'大哥快逃!伊麗莎白小姐要爆走了啊'ㄧ路德維希


魔力,用簡單一點講就是人類要活下去的必備物質
它在人一出生時就存於體內,通常是個定值,而且數量鮮少,所以一般人無法使用魔法
但只要經過訓練或是藥物將其提升,便可學會使用魔法(當然還是要學習繪製法陣)
要是缺少魔力便會產生暈眩、乏力或呼吸困難,甚至死亡,而這種症狀被稱為ㄧ魔力缺乏症


'只有這點資訊嗎?'伊麗莎白反覆翻閱那本從威尼斯諾的房裡拿來的書'從下一頁開始就跟魔力缺乏症半點關係都沒有了呢'
嘆了口氣,放任身體往後倒向床鋪沈澱一下,並開始回想昨天和今天發生的種種
先是來不及和任何人說再見就離開,接著看到基爾伯特因為提及往事而露出難過的表情,然後震驚於路德維希的轉變和見證誤會的可怕
最後又是小義神祕的過去和謎樣的魔力缺乏症


'啊啊啊!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事情發生在同一天啊!腦袋都快轉不過來了!'伊麗莎白煩躁的抓著波浪捲的長發'看來還是先從最緊急的問題開始思考好了'
明天去附近看看有沒有圖書館,查一下有關魔力缺乏症的資料吧'
得出一個比較有建設性的結論後,伊麗莎白閉上雙眼,慢慢的沉入夢鄉


'啾啾…啾啾…'
隔日清晨的陽光撒進窗戶,溫暖的照在伊麗莎白熟睡的臉上,和窗外的些許鳥鳴形成完美合奏,讓人想繼續睡下去,而靜躺在床上熟睡、宛如睡美人的伊麗莎白便是實證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當伊麗莎白沈浸在美好的睡眠時光時,一陣急促的敲擊從窗戶邊傳來,把熟睡中的她吵醒


'鳥?'伊麗莎白爬起身,瞇眼仔細一瞧'這不是肥啾嗎?'
把窗戶打開後,肥啾笨拙的撐著圓滾滾的身體飛上伊麗莎白的肩膀
'啾啾!'
'怎麼啦?你的主人棄養你了嗎?'伊麗莎白輕撫它背上柔軟的羽毛,但突然出現一個異樣的觸感'這是什麼?'
原來是一張黃色的小紙條用黃色的線繫在身為黃鳥且羽毛豐厚到足以遮住紙條的肥啾上
由此可知,基爾伯特絕對很無聊
'就不能好好傳個紙條嗎?都不怕我不會發現?話說他還真愛傳紙條'
之前還在羅吉敏特酒館的時候也是,還放在口袋裡呢,看來他真的不怕我沒發現


伊麗莎白一邊抱怨一邊打開紙條
『給伊莎:
從肥啾的羽毛底下發現紙條夠驚喜吧?本大爺很浪漫對不對?
P.S.衣櫃也有驚喜喔!
           帥得像小鳥一樣的本大爺留』
'這還真是一張讓人不知從何吐嘈起的紙條呢'
把紙條藏在羽毛下到底哪裡浪漫啊?
你的浪漫未免太廉價了吧!至少藏個鑽戒之類的啊!
還有為什麼紙條的重點卻擺在附註啊?這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所以衣櫃裡到底有什麼?…呃'
衣櫃裡滿滿都是同樣的一套衣服,上半身是藍綠色的胸甲,上面佈滿白色的如火焰般的紋路,下半部則是後面有著長擺的短裙配即膝高跟長靴
'唔,還滿有品味的嘛,真難想像是基爾伯特準備的'
而伊麗莎白還注意到衣櫃擺著一疊白色的衣物
'嗯?有其它衣服啊?'
伊麗莎白探頭一看,差點就吐血
'基爾伯特啊啊啊啊啊!'


'幹什麼!幹什麼啦!'
伊麗莎白這女人突然沒事大喊自己的名字,然後又拿著平底鍋衝出來追著自己在客廳跑來跑去
由此可知,她是個瘋女人
'發生什麼事了?大哥你又做了什麼?'
've?基爾哥又做錯什麼了?'
路德維希和已經清醒的威尼斯諾聽到吵鬧聲,便從各自的房間衝出來
'本大爺才沒有做錯什麼!是這女人自己腦子撞到,才莫名其妙跑出來追殺本大爺啊!'
'你在騙誰啊?還不是因為你說得驚喜是指內衣褲,你這徹頭徹尾的變態!'
'蛤?妳在說什麼啊?我指得是劍啊!'
'劍?什麼劍?'
'就橫躺在衣櫃裡劍啊!那可是本大爺親自挑選的好劍欸!'
該不會是沒看到吧?眼睛有這麼大嗎?劍又不是小東西,怎麼可能沒注意到啊!
聽了基爾伯特的話,伊麗莎白先衝回房間查看,確定真有其物之後,有再衝了出來


'那內衣褲是怎樣?'
'內衣褲?什麼啊?'
'啊!那是我挑得喔'威尼斯諾舉起手試圖吸引兩人注意'因為路德一直在內衣店的門口徘徊不定,似乎不好意思進去的樣子,所以我就代替他去買了,伊莎姐喜歡那樣式嗎?'
'……結果是你嗎?你還真喜歡蕾絲呢'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的出他沒邪念,所以完全無法對他生氣啊…
不過衣服大概也是他挑得吧,我就不信基爾伯特有那樣的高品味
'因為很可愛嘛!'威尼斯諾俏皮的吐舌'而且我還是以路德也會很適合的標準去挑得喔'
'的確會很適合呢'
'阿西穿什麼都好看'
'你們幾個是在意見相同些什麼啊!'路德維希滿臉通紅'再怎麼說適合女性內衣也太誇張了吧!'


'對了,小義,你沒事了嗎?'伊麗莎白看著意外地活蹦亂跳的威尼斯諾道'畢竟你昨天…'
'唔,應該沒事吧…'威尼斯諾垂下眼眸,其中藏著無盡的憂愁'不過我聽路德說了,你們似乎發現了啊…'
'所以,小義你真的是得了這個叫魔力缺乏症的病嗎?'
'不是的,它並不像感冒一樣是被傳染之類才會得到的'威尼斯諾睜開雙眼,露出認真的表情'但,這是治不好的,所以請你們不要再試圖幫我了,反正短期內我也死不了'
'你在說什麼啊?'路德維希抓住威尼斯諾的肩膀'說什麼治不好,不是說好要為我而活嗎?'
'我知道,但是不治好我是唯一不會傷到你的方法!'
'說什麼傷到我,我完全不懂啊,我只知道要是你死了,我內心一定會受傷的!'


看威尼斯諾和路德維希上演不輸世X情的八點檔,伊麗莎白覺得腦袋一片混亂
這是怎樣?為我而活?是海誓山盟嗎?
還說什麼不懂,你們的對話我才聽不懂啊!
'那個,基爾伯特'伊麗莎白把基爾伯特拉到身邊'現在是什麼狀況?'
'本大爺也不知道啊,我們不是在提小義的病嗎?誰知道會變言情小說啊!'
本大爺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啊!這種肉麻戲碼本大爺一點都不想看啊!
'那該怎麼辦?要勸架嗎?'
雖然我也不確定他們是不是在吵架
'還是先不要管好了'
以免牽扯其中啊


'威尼斯諾!你為什麼始終不肯告訴我呢?'路德維希拼命晃著他的肩膀'明明平常有點小病小痛就哇哇大叫,可是這種大事卻不吭一聲,你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原則啊!喂!我叫你呢!'
路德維希持續喊著威尼斯諾的名字,但威尼斯諾一直沒有回應,只是任由他晃著,而伊麗莎白注意到了其中的不正常
'喂!威尼斯諾!回我話啊!'
'等等,路德維希'伊麗莎白抓住了路德維希的手臂'小義他不太對勁啊'
'威尼斯諾…'
路德維希停止搖晃,才發現被自己抓住的威尼斯諾,發現他不但面色慘白、直冒冷汗,還不斷喘息,只差沒昏過去而已


'小義!'基爾伯特衝向前抱起威尼斯諾'得先送去醫院才行'
'但醫院有能治療這種症狀的醫生嗎?'伊麗莎白驚慌失措的道'不是應該要找魔法師來看看嗎?'
'也不是每個魔法師都會治療魔法啊,而且我們現在哪來的魔法師啊,只能先送他去醫院了'
'威尼斯諾…'路德維希雙膝跪地,眼神失去焦距'他才剛清醒,我就對他大吼大叫,要是我沒有這麼做的話…'


'阿西,現在沒時間講這個了!'基爾伯特少見的對路德維希大吼'你也跟本大爺一起送他去醫院吧'
'……我明白了,是我失態了,我們趕快出發吧'
在聽了基爾伯特的話後,路德維希隨即回復了理智
現在不是探究事情為何會發生的時候,應該是要把病人先送醫才對


'等下,那我該怎麼辦?'伊麗莎白攔住他們'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
'妳就去附近的公會找會治療魔法的魔法師吧'基爾伯特扔給伊麗莎白一袋錢幣'以備醫院無法處理,還有人可以幫助小義'
'公會嗎?我知道了,你們快點送他去醫院吧'
看著兩人離開後,伊麗莎白重回房間一把抓起基爾伯特送的佩劍
'我也趕快出發吧!'

 

待續…


角色們的下集預告~
伊麗莎白:小義的狀況令人擔憂,但該做的工作還是必須要做呢(嘆氣)
下集ㄧ圖書館是個會遇見好緣分的地方,敬請收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玉 的頭像
小玉

小玉的部落格

小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_節操
  • 心疼小義,我相信不治之症會變成有治之症的(?
    話說伊莎很想要鑽戒嗎XDDD沒關係這樣也好趕快結婚(X
  • 其實這病是他自己造成的…(別劇透啊妳!)
    而且也不能算是病(就說別劇透了!)
    所以一定有治療方法的!但要付出代價…
    收到鑽戒可說是全體女性同胞的夢想呢!
    既有紀念價值又值錢(重點在值錢)

    小玉 於 2016/08/14 21: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