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乃延伸自漫畫APH(義呆利),與現實事件、人物無任何關聯,請遵守網路禮儀
*配對主要為普匈,往後還會有不少作者本人的私心配對
*超長篇異世界文…真的超長的喔(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兩遍)
*有不少本人自創角色

 

章之一ㄧ『兒時約定是一種很容易被遺忘的初期設定』

'這是在暗示之後連作者本人都會忘記的意思嗎?'ㄧ伊麗莎白


夕陽餘暉照在艾恩村各家的屋頂上,無論是人亦或是動物都準備要回家,等著和家人團聚
但只有一個地方,現在才正要開始營業,為疲憊不已的工作者們提供美酒和好菜的ㄧ羅吉敏特酒館
而這個村子裡的人都知道,這家酒館的最大特色並不是只有和氣且好相處的老闆娘而已,還有鎮上的第一美女在那工作

 

'伊麗莎白,麻煩再來一杯!'
'這裡也是,再給我一杯最好的酒吧!'
'我這也是,伊麗莎白'
酒館裡充斥著鎮上豪爽的大叔們,他們每個人都認識這間酒館的頭號保鏢兼看板娘ㄧ伊麗莎白.海德薇莉

 

'別急別急,每個人都有酒喝'
一道美麗的身影從廚房現身,棕色的捲曲長髮和美麗的碧綠眼瞳,再加上一身迷人的長版女僕裝
如果有外地人來到艾恩村,一定會訝異這種山中小村子竟然有這種等級的美女在

 

'哈哈,伊麗莎白,最近變得越來越漂亮了'一個醉酒的大叔衝著伊麗莎白傻笑'要不要嫁給大叔我啊?'
'喂喂,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啊?'
'你先搞定你家那個黃臉婆在說吧'
酒館傳來此起彼落的調笑聲,眾人不斷的刺激那個搭訕伊麗莎白的大叔

 

'好了,別欺負他了'羅吉敏特酒館的老闆娘ㄧ辛荻亞出面勸阻'但是修特你也別再說那種話了,我家的伊麗莎白還沒到適婚年齡呢!'
'我也只是開玩笑嘛,話說都23歲了怎麼可能還沒到適婚年齡啊?'
名為修特的大叔摸了摸頭道
'誰說23歲就要嫁了!我都38歲了也還沒要結的意…啊啊啊!你害我把年齡講出來了啊!'
'老闆娘妳真是的,還是一樣迷糊'
'是啊,哪有女人會隨便講出自己的年齡啊?'

 

看著自己的養母和客人們鬥嘴了起來,伊麗莎白勾起無奈的笑容
明明應該是我的母親,卻像個孩子一樣和客人吵起來了,實在是很可愛呢
伊麗莎白走到吧台,發現有一位用斗篷蓋住容顏的客人獨自一人喝酒,便上前搭話

 

'我沒看過你呢,你是從外地來的嗎?'
'……妳名伊麗莎白,姓海德薇莉嗎?'
'蛤?是啊…'
答非所問?這個人還真夠奇怪,話說他打聽我的名字要幹嘛?
但聽完她的回答後,對方又再度沈默,於是伊麗莎白只好自討沒趣的離開
真是個怪人,外地的人都這麼奇怪嗎?
算了,至少他看起來不像會鬧事的樣子,這樣就夠了

 

碰!
盤子和酒杯摔到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同時也引起了酒館所有人的矚目

 

'我說啊,老闆娘'一個看起來就是壞蛋的長髮男大喊'你們的酒裡有蟲啊!看到沒有!'
原來他的酒杯裡漂浮著一隻死掉的蟑螂,而這似乎激怒了他,所以才會翻桌泄憤
但稍微長點腦的人都知道,酒是放在密封的桶子裡發酵的,只有倒出來的時候才暴露在外
但倒出酒的時候又怎會不發現酒裡面有蟲呢?因此可以斷定ㄧ這傢伙是來找麻煩的

 

經過思考後的伊麗莎白,決定操起她的平底鍋,打算把對方趕出去
但沒想到老闆娘手一伸,擋住了殺氣騰騰的伊麗莎白,示意她不要衝動,交給自己就好

'不好意思,這位客人'辛荻亞露出招牌的溫柔微笑'我對於酒裡面有蟲這件事深感抱歉,如果您不介意的話,請由我來幫您換一……'
辛荻亞話說到一半就停住了,因為對方毫不留情的把手上那杯酒往自己身上潑
而這個動作激怒了這間酒館的所有客人,他們同時站起來並朝那個騙子男瞪過去,氣氛一觸即發
而伊麗莎白更是徹底的發火了,因為從來沒人敢在自己面前欺負辛荻亞

 

正當她要朝那個該死的混蛋衝過去時,突然被人從背後一把抱住,強行拉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你…'原來是剛剛那個奇怪的客人,伊麗莎白的眼中充滿驚訝'放手!讓我去打他!'
'哼!他不值得妳動手'迷人的沙啞聲音從男人的笑得張狂的口中傳出'他由本大爺來解決'

 

說完青年放開了伊麗莎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出他配在腰間的劍並衝向前抵在那個騙子男的咽喉上
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個男人何時站在那裡的,只知道眨眼前他還不在那,但眨眼後他便出現了

 

'你這傢伙是什麼時候…'騙子男驚訝道,但隨即回復成囂張的臉孔'算了,你這小子還不趕快放下劍,你以為你現在面對的人是誰啊!我可是拜斯特德騎士團的人啊!'
'什麼?是拜斯特德騎士團?'修特驚訝到喊出聲'那個惡名昭彰的騎士團?'

 

那是幾個月前進到這個村莊的惡人團體,之所以會打著騎士團的名號,是因為他們全體30位成員都是被臨近城鎮騎士團所趕出來的人渣
因為被趕出騎士團是丟臉無比的事,他們不甘被家人和朋友瞧不起,因此便離家聚集起來幹壞事,跟山賊沒什麼兩樣

 

'聽到沒有,臭小子!要是你在不放開我我就把你給宰了!'
'蛤?本大爺才不會在乎你是什麼人呢!我只知道…'
劍鋒劃過對方的瀏海,瞬間髮絲飄落,瀏海變成完美的一直線
'你這傢伙欺負女人而已'

 

青年的斗篷上帽子因為大幅度動作而滑落,露出底下那少見的白髮、銳利的紅眸和與兒時相差無幾的容貌
同時也是一張伊麗莎白一輩子都忘不了的臉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

 

'什麼!你、你竟敢傷害我最珍惜的頭髮?我饒不了你啊啊啊!'
騙子男…啊,不,是妹妹頭男也跟著拔出劍,擺好架勢並朝基爾伯特砍去
但基爾伯特不但從容不迫的閃過他揮出的所有劍,還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喂,你說你是騎士吧?'基爾伯特放低身子閃過一劍'那你覺得騎士的準則是什麼?'
'靠!幹架的時候廢話少說'
'本大爺覺得有三點'
基爾伯特似乎完全沒有要理會對方的意思,只是自顧自的說著

 

'第一點ㄧ扶助弱者!'
一說完話基爾伯特握緊劍柄朝對方的右腦揮出一劍,瞬間將他的右側的頭髮削落
'啊啊,對了'基爾伯特冷笑道'你可別亂動喔,不然可是會不小心削掉你的腦袋的'
'欸?'

 

'第二點ㄧ絕不欺負老弱婦孺!'
基爾伯特再度出劍,把對方所剩不多的瀏海都削掉
'你、你、你…'妹妹頭男…啊,不,是頭髮不對稱男結巴的道'你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在問話的期間他也不斷的出劍想趁基爾伯特回答時打敗他,但卻全都被他輕鬆閃過
'我?就只是個落魄卻很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騎士罷了'

 

'第三點ㄧ必須要服從!'
基爾伯特這次瞄準的是對方左側的頭髮,利落的把其削落
'可惡!你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去把團長叫過來…嗚哇啊啊啊啊啊!'
正想頭髮不對…啊,又不對了,現在是平頭男了,他想落荒而逃時,卻發現基爾伯特已經站在門口擋住他的去路

 

'你、你這個怪物!離我遠一點啊!'
'第四點ㄧ'
'啊?不是三點嗎!'
'絕不允許邋遢的髮型!'
基爾伯特再度揮出一劍,原本是打算瞄準對方的喉嚨並在劃開他脖子的前一刻停住
結果對方因為害怕而導致腎上腺素的分泌使潛力爆發,一瞬間看清了基爾伯特的劍,便反射性的往前倒以免被刺中,但自作聰明的結果是…
'啊啊啊,我頭上所剩不多的頭髮啊!'
他的頭頂在那一瞬間被削掉一大塊面積的頭髮

 

'你看吧!就叫你別動了!'
基爾伯特露出一副"不甘我的事"的表情,卻不敢用眼睛直視對方
'說什麼啊!要是不閃開就會死啊!'
'本大爺只是想嚇嚇你而已,誰知道你竟然往前倒,害本大爺還差點就削到你的頭頂了'
'啊啊啊啊啊!不要跟我講這種事啊!'
能活著太好了!現在還能站在這說話真是太好了!


但這個白髮小子果然不是什麼簡單人物,竟然連我這個拜斯特德騎士團第三強的人都輸得這麼慘,看來真的要去請團長過來對付他了
'喂!小鬼!'
'幹嘛,地中海?'
'不准叫老子地中海!也不想想是誰害我變成這樣的!'地中海朝基爾伯特說出了壞蛋的招牌臺詞'我會回來的!你給我記住!'
說完地中海便連滾帶爬離開了酒館

 

在地中海離開後,酒館便爆出如雷的掌聲,所有客人都對著基爾伯特鼓掌
'啊?這、這是幹嘛?唔…別拍了啦!'
基爾伯特紅著臉露出害臊的神情
'小哥,你讓大叔我佩服到不行啊!'修特勾住基爾伯特的肩膀'來來來,我請你喝酒!'
'真的?那本大爺就不客氣了!'基爾伯特轉向伊麗莎白'伊莎!酒!快點給本大爺啤酒!'
'小哥,你認識我們村子裡最漂亮的美人啊?'
'當然!本大爺跟她是兒時玩伴啊!對吧?伊莎'
無論基爾伯特再熱情的呼喚,伊麗莎白依舊不為所動,只是看著他,用極度陌生的眼神

 

他是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
是那個曾為自己兒時玩伴的人
是那個和自己約定好要再一起去冒險的朋友
是那個,讓自己等了十六年的人
對於他,伊麗莎白感到既陌生又熟悉

 

伊麗莎白對於基爾伯特的出現感到驚訝、困惑和憤怒,各式各樣的情感交雜在一塊,讓她感到一陣暈眩
現實與幻想的混雜讓自己頭痛,基爾伯特突如其來的出現所帶來的驚訝奪走自己的意識

 

接著,她倒下了

'伊莎!'
基爾伯特驚恐的聲音和抱起自己的那雙有力臂膀是她昏迷前最後感受到的事

 

待續…


角色們的下集預告~
基爾伯特:本大爺迷人到讓妳暈倒了嗎?伊莎
伊麗莎白:別自作多情了,你以為你有多帥?
基爾伯特:太過分了!我幫了妳欸!
伊麗莎白:你到底要不要預告?
基爾伯特:好啦!下集ㄧ約定就像借錢一樣,過了十五年就不用還了,敬請收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玉 的頭像
小玉

小玉的部落格

小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