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乃延伸自漫畫APH(義呆利),與現實事件、人物無任何關聯,請遵守網路禮儀
*配對主all灣兼全員搞笑向(?)
*此篇為英灣、露灣(?)
*篇幅好像越來越長了
*女主這次竟然都沒登場!?
*話說上篇我竟然一不小心忘記小透明了…

 

前情提要
林曉梅在經過本田菊的一陣安慰(?)後,總算振作了起來,卻想起了一段模糊不清的記憶(這樣真的算想起了嗎?)
在搞不清楚對她說了超肉麻情話的人是誰的情況下,只好乖乖睡覺明天準備挑戰打不贏的敵人
而現在的她…欸?不是她?

 

'宰相大人!'隨侍在伊凡身旁的僕人出聲勸導'請您好好休息吧,都這麼晚了'
原來現在的伊凡在皇宮的溫室內種植向日葵,雖然向日葵很明顯的死光了,但他依舊耐心的澆水


'不行喔,還沒給所有的花都澆到水呢'伊凡睜起一直瞇著的紫眸'要是沒有耐心的話,是無法等到有趣的結果的喔'
'有趣的…結果?'
'你不明白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你什麼也不知道嘛'伊凡拍拍對方的肩膀'有時候不知道也是一件好事,不然只會徒增煩惱罷了'


我會等著她的


因為和她互相廝殺的命運,是多麼的令人期待


因此我不會隨便破(殺)壞(掉)規(人)則(質)
就算只是場遊(戰)戲(爭),也要遵守規則,才會有趣


所以我會耐心等著的,即使沒人能夠理解


'話說我想起有點事要做,這個就交給你了喔~'
說完伊凡便把灑水器塞進對方的懷中,自顧自的離去,而那可憐的僕人只好代替他給那些永遠無法復活的向日葵澆水

 

'你好啊,瘋帽子'
伊凡所謂的有事就是去騷擾身為階下囚的亞瑟
'在這待得還習慣嗎?'
'……………'


'呵呵,不願意回答啊?'伊凡勾起微笑'那我是不是該再把那個黑頭髮的漂亮女孩抓過來你才肯開口呢?'
'不准碰她!你這該死的傢伙'
顯然伊凡的刺激相當有效,亞瑟激動的擺動被枷鎖扣住的身體,但這只是讓穿進他手腳的鐵條更加的深入
'唔…'
'很痛嗎?但我覺得那個女孩明天或許會更痛喔'
'你到底想怎樣,有種就都發泄到我身上啊!少碰她!'
'不是我自己要找她麻煩喔'伊凡無辜的說道'我在白皇帝那裡的眼線跟我報告,說那女孩和她的無用夥伴明天要率領白皇帝的軍隊攻過來,目的就是為了救你和小基爾欸'


'什麼?'
亞瑟睜大了眼眸,臉上滿是訝異
為什麼要來?明明好不容易才逃走的,為什麼又要把自己置入危險中?
是…為了我嗎?
'別露出那種想被拯救卻又不想對方受傷的表情嘛'伊凡笑得殘忍'反正你們很快就會在相見了,在地獄喔'


'別來啊…'
亞瑟小聲的道,明知對方絕對聽不見,卻依舊說了出口,希望能改變什麼
'好了,我不打擾你休息了'伊凡起身離去,只留下一段話'為了明天的公開處刑準備一下吧,照片是要上報紙頭版,你也不希望太不上相吧'

 

在伊凡離去後,亞瑟依舊不斷的重複呼喊著對方,祈求對方不要出現
'曉梅…'亞瑟低頭道'別來啊,我不想看妳為了我受傷…'
'喂喂,對面的!'這時對面牢房的白髮男人道'你吵死了!吵到本大爺我都睡不著了!'


'你才吵死了!我都快死了就讓我說一下遺言啦!你才少管別人的閒事!'
亞瑟一時情緒失控只好朝對面的可憐囚犯大吼
'我靠,從來沒人敢跟本大爺用這個口氣說話,該說不愧是革命軍首領嗎?'
'你…'正當亞瑟好奇於對方為何知道自己身份時,想起了整個皇國似乎只有某個白髮的自戀皇帝會用本大爺當自稱'是白皇帝嗎?'


'哼哼,看來本大爺的名聲連革命軍首領都知道啊'
'啊啊,算是吧'
不過不是什麼好的傳言就是了啦,但我現在也沒心情跟其他囚犯聊天,所以也不用特別聲明了
但其實我還滿意外伊凡竟然會把白皇帝和我關在一起,是不擔心我們會一起串通逃跑嗎?
'對了,你剛剛說什麼遺言啊?'
但基爾伯特似乎很有興趣在死前跟別人聊天,不斷的試圖找話題
'幹嘛那麼在意啊!你剛剛也聽到了伊凡說得了吧?我們明天就要死了,什麼都不用在乎了啦'
'你確定?本大爺我可是聽見他說明天會有一批大軍和傳說中的勇者來救我們呢'
'先不說軍隊,曉梅她要打倒的是你弟又不是他,命運外的事可就說不準了,她來可能會死啊!'
'照你這麼說,那麼在小姑娘打倒阿西前都不會死才是正常的吧,因為這樣才符合預言啊'
'唔…反正我不相信什麼預言啦!我們革命軍的理念就是倚靠自己的力量打倒紅皇…宮廷宰相!'
'你看看,你自己還不是知道錯得人是伊凡了!難道都這樣了小姑娘她還笨到不知變通嗎?'


'……………可惡!傳言明明說你是個笨蛋的啊!怎麼會說到讓我覺得毫無反駁的餘地啊!'
'誒誒誒,我聽到囉!本大爺這靈敏的耳朵都聽見你罵我笨蛋囉!話說是誰這麼大膽,竟然敢傳本大爺我很笨這件事!到底是哪個刁民!'
'我哪知啊!只是大家都這麼講罷了'
這就是我所謂的很難聽的傳言啊…
'算了,反正小姑娘打不贏的話,我家那個兇婆娘要是知道我被砍頭,即使只剩她一人,也會殺過來砍伊凡的'
就算不講出名字,亞瑟也知道基爾伯特口中的兇婆娘指的是伊麗莎白
'……………還真猛呢'
猛到我都不知道你這皇帝的存在意義為何了,竟然還要靠老婆來救…


'所以說儘管放心吧,我們一定離得開的!就只要輕鬆睡個飽,等醒來就會有人把我們接進皇宮吃豪華早餐了'
'……………'
這皇帝真的超廢啊!你真的超不適合當統治者的,你老婆適合多了!


'還有啊'基爾伯特笑著道'你剛剛說得話很明顯不像遺言吧,有什麼話想對小姑娘說就要當面說清楚,不要只會說給空氣聽,這樣太沒男子氣概了'
'唔!你又知道我要說什麼了!'
'我才不想知道呢,一定是肉麻的事!'
'你又知道了!'
雖然不斷的重複著毫無意義的對話,但有人可以陪著聊天,讓亞瑟覺得被鐵條刺穿所造成的傷口其實也沒那麼痛了

待續…


作者如碎念般的後記~
這篇又是篇打來爽的文,因為半點進度都沒有啊…
不過無所謂啦!我開心就好(請顧慮讀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玉 的頭像
小玉

小玉的部落格

小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