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乃延伸自漫畫APH(義呆利),與現實事件、人物無任何關聯,請遵守網路禮儀
*配對為獨灣
*背景為架空的二戰,設定上兩人不在同個陣營
*副標題ㄧ路德維希的十道陰影(這啥小)

章之九ㄧ逃跑
'真是的喲…'林曉梅量了量路德維希的體溫'你可是德意志帝國,竟然生病了喲!看來你家的局勢也亂了起來'
'抱歉…還要麻煩妳照顧我…'
路德維希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
'不用客氣喲…畢竟我之前…都和你…做過那種…那種事了喲…'林曉梅撇開漲紅的臉龐'而且還是我主動要求的喲,一定造成你很大的困擾了吧'
'不,完全不會'路德維希一開始回答的相當堅定,但也迅速的跟著紅了臉'啊啊…我、我不是說我很喜歡跟妳做那種事什麼的…只是…只是…'
我到底該說什麼才好啊!說妳勾引我一點都不會造成困擾什麼的還是說其實和妳做讓我很開心之類的…好像怎麼說都不對啊!


林曉梅看到路德維希一副慌了手腳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了好了,你不用硬是跟我解釋,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喲!'
'是嗎…那就好'
路德維希鬆了一口氣


'對了,路德'林曉梅站起身'我想要去買一些食材來做粥,那是我家的一種食物,因為比較好消化,所以我想應該很適合你,我可以出門嗎?'
'當然,鑰匙我就擺在書桌的第二層櫃子裡,妳自己拿吧'


現在的她已經可說是完全取得我的信任了,想去哪是她的自由了
'那我就出門了喲,你就再睡一下吧'
'好'
聽見她開門離去的聲音之後,路德維希閉起雙眼,再度沉入夢鄉

'嗚…現在幾點了…'
路德維希從床鋪上撐起疲憊的身軀,拿起床頭的水一飲而盡,試圖平撫從腦部傳來的劇烈頭痛
連宿醉都沒這麼痛苦呢…看來自己的病還是沒有好轉的跡象


路德維希看了一眼時鐘,想確定一下自己睡了多久,但看了之後反而嚇到差點把水吐出來
'我睡了五個小時嗎?'
路德維希感到困惑,為什麼曉梅沒有把自己叫醒,不是說要吃粥嗎?話說也沒聽到廚房有聲音,是在其它地方嗎?
總不可能是還沒回來吧?最近的市集也不過十分鐘路程啊…


這時,一個可怕的念頭瞬間衝擊路德維希的腦袋ㄧ她逃跑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
路德維希強行撐起無力的身軀,一間一間房的尋找少女的蹤跡,但每找一間卻多落空一間時,路德維希的心就多涼了一截


直到找遍所有的房間之後,依舊不放棄的路德維希甚至想衝出門口,直接去街上找對方時,卻因為體力用盡而狼狽的摔倒在走廊上
'不會的…她不會離開的…她不會離開我的…'
路德維希開始低聲細語,不斷重複著相同的話,直到溫熱的淚水出現在眼角時才清醒過來


是啊…她離開了,從我身邊逃跑了
但仔細一想也相當合理,她是戰俘,會有想逃走是正常的,和囚禁她的士兵發展出情感聽起來反而最愚蠢吧
沒錯,從頭到尾,都是我的一廂情願,是我自己深陷和她之間的情感裡
她,只不過是在玩弄我,以便取得我的信任,在趁機脫逃罷了
'既然都要離開,那為什麼不乾脆什麼都不做呢?'


路德維希的腦中開始浮現各式各樣的林曉梅,有為了自己認真做飯的、有幫忙總是過度繁忙的自己做家務的、有故意逗老是容易害羞的自己的、有在床上那誘人的她,最後還有今天早上,那個溫柔照顧生病時的自己,還信誓旦旦的說要煮粥給他的
每一個她都耀眼無比,但這樣的她,其實都是假象,其實都是她完美演技下的一個角色罷了
那個與自己相戀的林曉梅,是假的
路德維希覺得自己的腦袋瞬間產生一股窒息般的劇烈的痛楚侵入腦袋,黑暗掩蓋住自己的視覺,各式各樣的感官都消失了
接著,什麼都不見了
自己與世界的連結,在一瞬間被斷線

睜開眼,發現自己並不在記憶中最後一個待著的地方ㄧ走廊,而是躺在柔軟的沙發上
我還以為自己死了呢…
這是路德維希醒過來之後的第一個想法
不過仔細想想,國家本來就沒那麼容易死去,但是…到底是誰把我移到沙發上來的?


大哥?不對,他代替在休假的自己待在前線啊
威尼斯諾?可是他又沒我家鑰匙
本田?………那絕對不可能


'路德維希,太好了,你終於醒了喲'
熟悉的溫柔聲音突然出現,接著是她的人,那個被自己認為已經逃跑的戰俘ㄧ林曉梅
'曉梅…?'
'幹嘛喲?一副很驚訝見到我的樣子'
'呃…沒事…妳、妳為什麼要回來?'
明明都已經成功逃跑了,為什麼,還要回來呢?
'蛤?你睡昏頭了嗎?家裡還有一個病人,哪有不回來照顧的道理喲!'
'………大概吧'
我完全無法理解,我明明是囚禁住她的人,她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還一直想著照顧我呢?


'就是說嘛!…嗯?啊啊啊!我的粥啊!'
廚房傳來微微的燒焦味,這時林曉梅才發現自己忘了關火
'粥…'
對…她好像是去買食材做粥的樣子,但我居然還以為她跑走了…
路德維希突然覺得自己實在很丟臉


'你幹嘛臉紅喲?'
'不,沒什麼'
只是覺得自己很丟臉罷了,但實在沒必要讓對方知道這種可恥的事
'是嗎'林曉梅不打算打破沙鍋問到底'話說粥有點煮過頭了喲,但味道應該不會差太多啦'
'別擔心,一定很好吃'
這是她的一片心意,我又怎麼能夠辜負她


'你還真會說話喲'林曉梅笑咪咪的看著他一口一口的慢慢吃'不過我原本還以為你會拜託我餵你喲'
'咳、咳…餵?'
路德維希差點被嗆到
'是喲,就是幫你挖飯然後吹氣,最後再送進你的嘴巴裡喲'林曉梅的臉色突然改變'還是說你其實不喜歡讓我餵你吃嗎?'
'不是啦'路德維希的臉紅透了'只是…餵什麼的…果然還是…'
'更刺激的都做過了還想裝純情啊'
'也不是…'
'那我就要餵你了喲!'林曉梅搶走路德維希手上的湯匙'啊~'
'等等!我果然還是…'


'嗚!'
路德維希伸起手抓住林曉梅的手臂,但沒想到林曉梅卻像是被碰到傷口一般縮回手
'妳怎麼了?'路德維希看了她的反應連忙詢問'受傷了嗎?'
'沒有啦,我、我沒事的喲!'
林曉梅把手藏在背後,但這反而讓路德維希更加懷疑
'手拿出來給我看!'
'我不要!'
林曉梅打死都不願意伸出手,於是路德維希只好跨過桌子到她的身邊,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嗚…好痛…'
林曉梅的反應讓路德維希相信了自己的推斷,硬是拉起了袖子,結果發現她的手臂上有一片紫青色瘀血
'這是怎麼回事?是誰弄傷妳的!'
不會是種族歧視主義者吧?可惡,竟然對她做這種事
'沒事啦!話說你是病人喲,好好坐著休息啦,不要這麼大動作喲!'
'在妳說出來之前我都不會休息的'
'嗚…好啦,是跌倒受傷的啦!'
'為什麼會跌倒?'
'因為…突然有轟炸機過來,大家急著跑進防空洞,互相推擠,一不小心我就跌倒了…'
'什麼!真的嗎?'
原來發生了這種大事嗎?為什麼沒人提交這次事件的報告給我呢!
不過,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她這麼晚回來了,但,要是她當下沒躲進防空洞,她,會在這嗎?
'我幹嘛騙你喲,不過你還不快點坐下休息!你可是感冒的人欸!'
'啊…喔'
明明自己才剛剛逃過死劫,卻還擔心著我,而我竟然還懷疑她跑掉了…
'嗚哇,路德你哭什麼喲!'
路德維希突然掉下眼淚著實讓林曉梅嚇了一大跳,她實在很難想像路德維希這種硬派會掉淚,但要是她知道剛剛路德維希在走廊已經因為她而哭一次恐怕會更驚訝


'沒、沒有啦,我沒事的…'
'把我的話原封不動的還給我了喲,不愧是路德!'
'這有什麼好佩服的啊!'路德維希忍不住吐嘈'但是,謝謝妳,真的謝謝…'
願意為我付出那麼多的人,大概也只有妳了
'不會喲,因為我最喜歡你了!'
'我也一樣'
不再害羞的兩人,做出了愛的告白,最後相視而笑

待續…


作者如碎念般的後記~
終於快結束了!這篇拖超久的,下一篇打完就可以開始下個學園系列文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玉 的頭像
小玉

小玉的部落格

小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