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乃延伸自漫畫APH(義呆利),與現實事件、人物無任何關聯,請遵守網路禮儀
*配對為獨灣
*背景為架空的二戰,設定上兩人不在同個陣營
*副標題ㄧ路德維希的十道陰影(這啥小)

 

章之一ㄧ戰俘
今天抓到一個對面陣營的女人,她也是一個國家,她說她叫林曉梅,在我看來只是個普通東方女人,於是我決定對她進行一連串的觀察
她似乎對自己被抓這件事不是很害怕或是訝異,只是她看我的眼神依舊充滿戒心
對於只能呆在我家這件事也沒有多說什麼,要不是認命就是和威尼斯諾一樣是個笨蛋吧,但應該是前者
和她一起生活沒有什麼意外發生,我所指的意外就是逃跑,大概是還沒想到逃脫的方法或是認為自己逃不出去,為了謹慎起見,先認定她是還沒想到方法吧
她不像威尼斯諾,在自己家只會吃飯和睡覺,她不但會幫忙做飯,還會定期幫自己打掃家裡,意外的是個能幹的女性,要不是是在戰場上遇見,她說不定會是個好的結婚人選…
不行!她是戰俘!
這說不定只是她欺騙自己的方法之一,利用這點讓自己對她放下戒心,最後再趁機逃跑,這種人我見多了
'林曉梅'路德維希抓住她正在煮飯的手'妳從今天開始可以不必再做事了'
沒錯,必須趕快停止她這種洗腦行為,不然我真的快把她當成個好女人了
'我不要喲'林曉梅甩開他的手'弄得我好像什麼都不做就給你養一樣,我不喜歡這樣喲'
'妳是戰俘欸,怎麼可以…'
拜託,小姐,請記得妳現在的身份好嗎?
'你討厭我做得飯嗎?'
林曉梅垂下修長的睫毛,看似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沒、沒錯,我不喜歡'
路德維希,不要因為她的表情而動搖啊!堅強一點!
'是嗎?'少女轉身準備離去'造成你的困擾我很抱歉喲'
黯淡的背影讓路德維希的良心隱隱作痛,於是…
'我是不喜歡,是超級喜歡才對,簡直愛死了!'
哇啊啊啊啊啊,結果我還是輸了
'那就好喲'
少女難過的氛圍瞬間消失無蹤,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般轉回來繼續做飯,而這幕讓路德維希直接傻掉
結果我被欺騙了嗎?
章之二ㄧ拷問(一)
對於一個士兵每日必行的工作之一,就是拷問自己抓到的戰俘
但要對一個女孩子暴力相向嗎?好像太殘忍了點,所以我打算先才一般的問話開始
把她綁在椅子上之後,路德維希打算用最老套的方式開始
'妳只要告訴我有關妳家的情報的話,就不會受到任何一點傷害,明白了嗎?'
'唔…好吧'林曉梅沈思幾秒後答應'我家是個好地方喲,有山有水有美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喲,路上還有情侶放閃光…'
'等一下,我要的不是這種情報'路德維希覺得胃好疼'我要的是軍方機密!例如幾點幾分會攻打、會用什麼武器或陣型,甚至是你們的士兵實際數量也行,告訴我一點東西吧!'
'唔…無論你怎麼拷打我,我都不會透露半點情報的!上司要我這麼說喲'
'什麼叫上司要妳這麼說!算了!'路德維希拿出刑具'我要開始拷問妳了'
'誒誒誒?用不著這麼激動喲!我超怕痛的喲!不要打啦!'
'我才不管,妳是戰俘欸,我幹嘛聽妳的'
先從最基本的鞭子開始吧,但這樣不好打,把她吊起來好了
於是他便開始解開把她綁在椅子上的繩子,但沒想到…
'有緣再見喲!'
林曉梅打算趁路德維希替自己解開繩子後還沒抓住自己的短暫幾秒開溜,但很不幸的還是被壓在地上了
'妳以為妳可以趁機跑掉嗎?'路德維希壓在她的上方'妳也太小看我了'
'嗚…你好重喲…喵啊啊啊!你摸哪啊!'
'什麼摸哪…啊啊啊啊!'
這時路德維希才發現自己正抓著少女柔軟的胸部,而且是很用力的那種
'你你你…說什麼要打我喲,其實是想強暴我吧!'
'不是的,這是個誤會!'
我完全被當成變態了啊
'那你為什麼不把手拿開!你這種男人最討厭了!'
'我拿開就是了嘛,喂喂,妳別哭啊!'
我只是很擔心拿開後她會趁機逃跑啊,才不是因為抓得很順手之類的
'嗚嗚…不要…'
'好好好,我不傷害妳,妳先去旁邊休息一下吧'
看來拷問她的方式還是之後再想想看吧,因為她不適用於一般方法
章之三ㄧ捆綁
畢竟她是戰俘,也有逃跑的記錄(雖然也只有之前自己要打她的那時候),因此我決定要將她綁起來
'不過要用繩子還是手銬呢?'
一般來說用繩子就夠了,她是女孩子,應該無法順利掙脫繩子才對,但是繩子的話…
少女意外豐滿的身軀被繩子緊緊的縛住,被繩子勒緊的部份變成誘人的粉色,被綁住而露出的羞恥卻又不甘示弱的神情
'我在想什麼啊!'
想像中的她竟然會迷人到那種程度,不行再想了啊,她是戰俘!
但還是將話題回到繩子吧,用這個應該就行了
'林曉梅,過來'
'又不是叫狗,你也不是沒腳,自己過來'
'妳是戰俘欸!不是我的主人!'
'那你也不是我的主人喲'
'唔…'
有夠難應付的女人,是不是該讓她吃點苦頭才好呢
但我終究沒這麼做,反倒是乖乖的走了過去,開始綁繩子在她身上
'你幹嘛喲?'
'妳是戰俘,被綁起來是理所當然的吧'
倒不如說之前沒綁起來才奇怪呢
'不要!別碰我喲!'
林曉梅掙扎起來,一些剛綁好的繩子又被弄掉了,這點讓路德維希很不悅
'妳別亂動啊!'
路德維希稍微多用了點力壓住了少女,並將繩子勒緊
'啊…'
從林曉梅口中傳出的微弱呻吟和她那張漲紅的臉使路德維希相當驚訝
她剛剛發出了…那種聲音…
難不成她覺得很舒服嗎?
路德維希瞬間轉身離開,連繩子沒綁好也不管了,並將自己反鎖在房間內
路德維希靠在門上,低下通紅的臉
'我剛剛是怎麼了…'
路德維希小聲的說道
我剛剛竟然對她起了糟糕的念頭,想把她推倒什麼的
可惡,我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待續…


作者如碎念般的後記~
天啊!又是一個變態羞恥的系列,路德的抖S即將全開啊!(變態的其實是妳的腦袋吧)
但我還是要來提些正經事,這裡的設定是兩人分屬不同陣營,但曉梅被抓住了,於是變成了戰俘而產生的故事(不然二戰時兩人是同個陣營,哪來什麼戰俘設定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玉 的頭像
小玉

小玉的部落格

小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