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乃延伸自漫畫APH(義呆利),與現實事件、人物無任何關聯,請遵守網路禮儀
*配得主西灣,和西子灣(啊目系攏咁款)
*副標題ㄧ安東尼奧的變態日誌

 

有了"看到不該知道的事實因為知道後會更煩惱的"經驗後,林曉梅有點不敢去翻那本日誌
直到某天睡前,坐在床上的她決心要再來一場大冒險
明天有國家們的會議,那就有機會把這個還給安東哥哥,那既然都要還,不如把它看完好了
於是秉持著這種想法的她再度翻開了日誌
(1640/3/30)
『今天又和沙沙一起玩了,和她相處也14年了,她漸漸的對我放下戒心,也願意和我有比較親密的接觸了』
『現在無論是抱她或是親她,她都不會有所抵抗,甚至還笑得很開心,親分我真的好欣慰,也好期待再更進一步的接觸啊』
'再更進一步什麼喲!'
結果林曉梅看不到5分鐘又大爆發了
我竟然會因為這種人之前寫得一句話而臉紅的,簡直就是大笨蛋啊
『但是這種日子大概快結束了』
'欸?'
這是什麼意思?
『尼祿蘭似乎開始有動作,畢竟沒有人喜歡和別人分享殖民地嘛,雖然我實在不怎麼喜歡這樣稱呼沙沙』
『因為和日本的貿易中斷,上司也要我先暫時先不要管在沙沙家的基地,把重心放在菲律賓上』
『或許也是時候分別了呢』
'不要…'
過去的事已成定局,林曉梅知曉之後會發生的,但她依舊希冀自己的哀號能改變些什麼
她快速的翻頁,直到最後一篇日誌
(1642/2/17)
『尼祿蘭已經對我下了最後通牒,要是我再不離開沙沙,他就會派兵攻打我們的基地』
『我真的不想離開,但每當沙沙看到我和尼祿蘭吵架,她便露出我最不樂見的難過表情,那真的讓我好心疼,』
『但我依舊自私的留下,現在的我,已經捨不得離開她了』
'那就別走啊!'
少女奮力捶了自己的枕頭,試圖發泄她那忍了幾百年都沒展露出的情緒
他不知道在他轉身離開後我哭了多久,他不知道我多想在他離開時大叫他的名字渴求他留下
他也不知道,一個剛出生沒多久的土地意識,會放多少的真心在他身上
『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寫日誌了,雖然我們還沒要放棄沙沙,但上司已經要求我離開了,那麼美麗之島觀察日誌當然也要跟著結束了』
『我果然是個膽小鬼,到了最後要離開時也只對她說了還會再見,並沒有說出我真正的想法』
『現在想起真的好後悔,為什麼什麼都不說呢?要是我那時有告訴她就好了啊,我唯一想說的話』
『這跟年齡無關,也跟身份無關,明明就沒人能夠干涉我,沒人能夠阻撓我,我卻沒膽子說出口』
『Te amo(我愛妳)』
'欸?怎麼會這樣?'
突然感受到臉頰上的溫熱,便想把它抹去,嘗試讓它像從沒出現過一樣,但淚水依舊持續的湧出
日誌的頁面被少女的淚沾濕,這時林曉梅才注意到,這頁上有水沾濕過的痕跡
安東哥哥在寫這篇日誌時,也哭了嗎?
原本因為分心而稍微止住的淚水又再度落下

坐在安靜的會議室之內,林曉梅的內心卻是萬馬奔騰
在決定要把日誌還給安東哥哥後,就把正本和副本都帶來了,但在看了那些日誌之後,自己就無法正視他了
連剛剛他跟我打招呼時我都無法看他的眼睛,他一定覺得我很奇怪的啊
'該怎麼辦好喲?'

'沙沙!'
安東尼奧突然從背後按住林曉梅的肩膀,嚇得對方花容失色
'喵呀!'
'妳剛剛為什麼不理俺?俺好難過喔'
'有、有嗎?我想那應該是錯覺喲'
林曉梅故意撇開頭,現在的她還是無法直視安東尼奧的眼睛
但不懂她的想法的安東尼奧只覺得很困惑
'那妳為什麼不看俺?'
我有做什麼事惹她生氣嗎?
'沒、沒什麼,眼睛過敏紅紅的不好看'
我竟然說謊了啊!國家哪會過敏啊!
'真的?讓俺看一下'
安東尼奧硬是把她的頭轉向自己,憂心忡忡的看著那雙琥珀色的眼瞳
'好像沒有啊?沙沙,妳真…欸欸欸?妳為什麼要哭啊?'
慘了,是不是我真的有做什麼讓她生氣或難過的事啊
'我、我覺得你好溫柔喲'少女的眼淚不斷的低落,仿佛把當初他們分離時沒哭出來的一次發泄出來'明明我只是不敢看你,但你卻相信我拙劣的謊言還關心我喲'
'妳先別哭了'安東尼奧在沒有任何紙的情況下只好一直用手抹去她的淚水'有什麼話等平復下來再說'

'這些是你的,我今天是拿來還你的喲'
林曉梅拿出那兩本日誌
'這是…?'
安東尼奧愣了幾秒,接著臉色發白
'沙沙,妳…看過了嗎?'
那裡面寫得可是媲美世界機密的東西啊!要是被沙沙看到了,她肯定會討厭我一輩子的!
'看了幾篇喲…'
安東哥哥會不會因為我看了他的日誌而生氣啊?看他好像嚇到了
'是、是嗎?'
完蛋了,該怎麼辦?現在向她拼命道歉會得到原諒嗎?
'安東哥哥…'
完蛋了,該怎麼辦?現在向他拼命道歉會得到原諒嗎?
'安東哥哥對不起!'
'沙沙!原諒俺吧!'
兩人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同時向對方道歉,在其他人眼中這畫面實在怪異無比
'蛤?'
'什麼?'
他們各自也覺得莫名其妙
'安東哥哥你不是因為我看了你的日誌而生氣嗎?幹嘛跟我道歉喲?'
安東哥哥摔到頭了嗎?
'俺哪會在意那種小事,反倒是妳看了裡面的內容,不會生氣嗎?'
還是沙沙其實也暗戀著俺,所以不會在意,反而很高興…高興到道歉?
'生氣喔…不會喲'
人家早就知道你是個變態了
'真的?那我們就是兩情相悅囉?'
她果然是喜歡俺,不然看了那種骯髒的東西(小玉:你也知道喔),哪個女孩子會不生氣啊
'啥?你在說什麼喲?'
安東哥哥的跳tone思考完全不輸給阿爾哥啊
'啊哈哈,俺好開心!'
安東尼奧緊緊抱住了林曉梅,並且將臉埋在一個非常不妙的地方
而這個動作卻挑斷了林曉梅的理智和羞恥神經
'你把臉埋在哪啊啊啊啊啊啊啊!'
結果安東尼奧一如三百多年前一樣被打飛了


作者如碎念般的後記~
這是什麼老梗愛情喜劇,結局超爛啊!感覺什麼都沒有啊,明明就應該要有些什麼,但卻又沒有!(到底是啥?)
就是…那種…有點難以啟齒的糟糕…什麼的,就是骯髒的東西啦(是指妳的腦袋嗎?)
連接吻都沒有稍微有點失望呢,但就清水一點也是不錯的啦!骯髒就交給色情大使的英灣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玉 的頭像
小玉

小玉的部落格

小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