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乃延伸自漫畫APH(義呆利),與現實事件、人物無任何關聯,請遵守網路禮儀
*配得主西灣,和西子灣(啊目系攏咁款)
*副標題ㄧ安東尼奧的變態日誌
*自創都市有

 

'這個應該是安東哥哥的吧?'
林曉梅坐在自家的沙發上,努力不去盯著一本破舊到感覺一翻紙就會爛掉的筆記本
一時心血來潮整理家裡時,在個大櫃子翻出一個看似相當精緻的小盒子,而裡面裝得正是這本快壞的筆記本
'所以這到底在我家多久了啊?'
照安東哥哥當初統治我的年代來算大約有三百多年欸
'這種古董竟然還沒壞…'
但感覺一翻真的就會爛啊!而且這是安東哥哥的,我怎麼能夠亂翻兼亂看
但林曉梅的視線總是不自覺的被帶往封面上那串快被時間消磨到消失的手寫西班牙文
'Registros de observación hermosas isla…美麗之島觀察日誌?應該是在講我喲,對吧?'
果然還是翻翻看吧,反正大概是在講當初和我貿易時的一些事情吧?我還是來看一下再還他好了
'但要怎樣才不會把它弄壞呢?'
果然還是利用一下身為國家大人的特權好了

'台灣小姐,妳之前要求專業的技術人員幫忙複印的這本書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林夜靜將用塑膠套抱住的正本日誌和用新紙複印出來的副本推到林曉梅的面前
'謝啦,台北'林曉梅拿起了那些東西'真是辛苦你了喲,老是麻煩你'
'妳也知道是在麻煩我啊!'
'你現在可以儘管去加班了喲,新北和台中應該又扔下自己的工作出去玩了喲,你就去替他們做吧!'
'什麼?又來了!我這次一定要把他們抓回來'
林夜靜氣沖沖的離開了林曉梅的辦公室
'好啦!'林曉梅拿起了那本副本'現在只剩我跟你了'

(以下內容當然都是西班牙文,但為了方便看懂,直接翻譯成中文)
《1626/10/29》
『天氣開始便冷了,和南歐截然不同的溫度讓我有些不習慣,但我是親分,這種程度的困境是打不倒我的』
『不過沙沙就不同了,她今天一直打噴嚏還顫抖個不停,家裡沒出什麼大事,身為土地意識的她應該是不會感冒的,但我還是決定要好好的檢查她的身體』
『結果她一直反抗,還直接往我的臉上踹,有那麼討厭看醫生嗎?』
『還是說她是討厭親分我呢?』
'原來以前我有給安東哥哥添過這種麻煩喲'
林曉梅又再度坐在自家沙發上,但這次她直接把日誌給翻開來看
不過我怎麼沒有這種記憶,他以前有說要帶我去看醫生之類的嗎?但我是國家欸,先繼續看下去好了
『我都已經說了只是玩個醫生遊戲,叫她把衣服全部脫光,這樣我才能好好欣賞…不,是檢查她的身體』
『但她一直罵我變態,還說東方的女孩子要是給人看了身體就要嫁給對方,但親分我願意娶啊,這個年齡層的女孩最棒了!』
'啊啊,我想起來了'
他那時還用猥褻的目光盯著我,口水都快滴下來了,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戀童癖,我還以為他只是個正太控
'還有什麼比較正常的篇章嗎?'
林曉梅快速的翻著日誌,直到有畫圖而相對顯眼的某一頁
'這是小時候的我喲?'
看著眼前那幅畫像似乎是睡著時的自己,林曉梅便開始閱讀那篇日誌
《1635/7/5》
『今天的沙沙很難哄睡,這樣反而給了親分我一個很好的時機去講睡前故事給她,之前照顧羅馬諾都沒有這樣的需求,可說我的初體驗』
『為了一次就讓她睡著,親分我拿出了我的壓箱寶ㄧ『年齡不是差距,只要有愛就沒問題!』這本適合所有年齡的人去閱讀的一本好書』
『但她又說我是變態,只因為故事中的女主角跟她的外表年齡一樣是5歲,而男主角和我的外表年齡一樣是23歲罷了,他一直說我在影射些什麼』
『聽到她會影射這麼難的詞,作為親分我好高興,高興到要親她一下,但這次卻直接被插雙眼,害得親分我痛到在地上打滾』
'小時候的我,做得好喲!'
對付這種變態就是要毫不留情,絕對不可以就這樣乖乖讓他吃豆腐
但當林曉梅在開心喝彩小時候的自己有多英勇時,她似乎忘了那個被打的好像是照顧自己16年的西班牙
『對於她那種暴力行為,親分我應當是該給她一些教育,但那都是之前的我的想法了,現在我明白那也是一種愛的表現!』
'原來他有被虐癖啊…'
戀童癖還抖M,這傢伙簡直沒救了
『但似乎是因為和我打鬥的關係,沙沙累到直接睡著,睡著時的表情真的超可愛啊!』
『有機會能仔細端詳可愛沙沙的臉親分可要好好利用,但我完全無法把視線從她粉嫩的嘴唇上移開,好想親下去啊』
『真想在那白皙的脖子留下吻痕,還有那套著由親分親自挑選的紅色洋裝的小小身體,裡頭的光景又是如何呢?肯定是誘人無比吧』
'小時候的我,別睡啊!'
林曉梅替已經無法改編的事實不斷的喊叫著
你這個變態!你、你不會真的對我怎樣吧?不會的吧?那是犯罪喔!犯罪!
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我覺得你一定會亂來啊!
所以,其實我,早就不是潔白之身了嗎?
我不相信!我要繼續看下去!
『但我不會亂來,要是一覺醒來後,沙沙發現自己被怎樣了,一定會哭的,那是作為親分的我最不想看見的』
『弄哭自己子分的人,是最沒資格當親分的!』
林曉梅看著那行字停滯了很久
最沒資格嗎?安東哥哥果然是笨蛋呢!這時候還說什麼親分啊!
"但這樣的他,妳卻不討厭吧"
這句話突然出現在林曉梅的腦袋裡
這就是所謂的,心聲…?
那麼我…
紅潮瞬間爬上林曉梅的臉頰
'那這張畫又是?'
林曉梅決定先不管內心那個稍微有點心動的自己,將注意力放在日誌上
『不過我又覺得什麼都不做太可惜了,所以擅自拿筆,將她熟睡的模樣畫在日誌上,方便之後回憶』
'原來是這樣喲…'

待續…


作者如碎念般的後記~
我在想曉梅可以把這本日誌交給警察,然後再叫他們去抓安東尼奧,因為他真的是一個大變態啊!
明明在原本的作品中,他只是個喜歡小男孩,想和義大利兄弟創造樂園的樂觀的變態而已啊!
欸?好像和小玉我所敘述的也沒差多少,就只是多了蘿莉控屬性而已,所以無論如何他都還是戀童癖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玉 的頭像
小玉

小玉的部落格

小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